• 宠物克隆调查:女子常买打折衣服 借25万克隆一只狗
    发布日期:2019-09-07 09:12   来源:未知   阅读:

  一觉醒来,24岁的温州小伙黄雨发现自己火了。8月20日15时18分,他在朋友圈发文:“这是我离热搜最近的一次”。

  让他颇受瞩目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猫。自今年7月21日始,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中国首例克隆猫主人。

  7月21日,我国首只克隆猫“大蒜”诞生于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希诺谷)。成立于2012年的希诺谷坐落于北京昌平科技园区,公司业务以基因技术为基础,在宠物领域有基因检测、细胞保存及宠物克隆。“从数量上来说,参与基因检测的客户最多,从营收上来说,克隆最多。”该公司副总经理王奕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2017年5月28日,中国首例体细胞克隆比格犬“龙龙”在希诺谷实验室诞生。2018年5月24日,希诺谷又迎来了第一只商业化克隆狗。迄今为止,希诺谷共克隆了40多只动物。克隆猫价格为25万元,克隆狗为38万元。

  王奕宁坦言,此番克隆价格是基于对设备、人员、培训、实验动物等各方面的考虑,其中成本最高的是在科研人员方面的投入。而克隆猫和狗的价格何以相差13万?他认为,从技术实践上而言,“猫比犬容易很多。目前全世界仅中国、韩国、美国三个国家掌握了克隆狗技术,且每个国家只有一个实验室。”

  王奕宁称,来克隆的客户多为宠物主人,同时不乏有商业需求的企业。客户来自全国各地,东南沿海偏多,白领女性是主要群体。这一客户群体的特质为:经济上收入较高,情感丰富细腻,在克隆诉求上,“一般不会有太奇怪的要求。不过也曾有客户担心,夏天出生的狗容易生病,希望推迟或提早出生日期。”

  8月27日,王奕宁告诉红星新闻:“大蒜”新闻一出,公司接到的咨询电线倍:“一周来,没日没夜地接。新增订单目前还没有统计数据,但能确定的是新增克隆猫订单已有3、5单。”接下来,该公司将开展马的克隆,预估每匹马价格为58万元。

  “希望每年能稳定在一两百单。”王奕宁认为,“以后随着技术的熟练,克隆费用有可能会降低。”

  “克隆了肉体,能克隆灵魂吗?”“有25万,咋不去帮助贫困儿童?”“25万,复制一个深爱的生命,也不算贵。”“以后会不会克隆人?”

  而对于克隆的伦理性争议,希诺谷在其微信公众号“基因编辑婴儿?我们坚决抵制!”一文中称:“绝对不会在未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的情况下,未经过大量动物实验和数据支撑的研究中,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

  有网友怀疑,希诺谷会不会用外表相似的猫代替克隆猫进行欺骗?对此希诺谷8月31日在微信公众号上晒出“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果明确了克隆猫“大蒜”和本体的同一性。

  而对于种种争议,黄雨似乎并不在意。和很多24岁的年轻人没什么不同,黄雨喜欢打打游戏、健健身、会会朋友。8月20日晚,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次拨通了黄雨的手机。电话那端的声音温和而放松:“克隆猫的想法,除了当时的女友,没人支持。甚至周围喜欢大蒜的朋友都劝我,没必要。”

  黄雨父母经营着电线厂和五金店。多年来,父母一直不赞成他养猫,认为“脏,有细菌”。克隆的事,他没和父母商量,“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但是,25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不少人认为,没有父母的支持,黄雨不可能实现自己的心愿。很少有人知道,其实,2017年大学毕业后,黄雨就到深圳创业。在网络行业,他收获了第一桶金。而这笔经费,正是日后“大蒜”克隆费的重要来源。这笔钱,加上自己平时的积蓄,让克隆“大蒜”的梦,不再遥不可及。

  和黄雨一样,生于1990年的杭州女孩荟荟“克隆狗”的想法,也让她身为知名医生的父母大吃一惊。“因为我不是特别有钱,是个非常节约的人,”荟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从不买奢侈品,衣服也常买打折的,手机、电脑是我买过的最贵的东西。”

  荟荟供职于一家私立医院,今年春末,她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和公益组织。“目前公司还没盈利,公益组织没有收入,都是支出。经济来源是我上班的单位。”采访中,荟荟单纯而热情。她坦言,不少人都会好奇克隆宠物主人的经济状况:“家里有两辆福特、一辆奥迪。所幸我们没有车贷、房贷的负担。家里还有3只中型犬,每个月狗粮大概3000元。我的狗狗小迪去世后,我们并没举办特别的仪式,葬礼大概花费2000元左右。”

  七月初,荟荟向希诺谷提交了余下的钱。“我和老公有13万积蓄。我向父母借了25万,会用近4年的时间还,每月还6000元。我主动打借条,父亲说不用打,我们的钱就是你的钱,但这应该由我自己来承担。”

  北京的李先生也是希诺谷的客户之一。采访中,他坦诚地聊起自己克隆宠物狗“李淑媛”的故事,随后犹疑道:“有的事不用写。对于不喜欢狗的人来说,理解不了的。”

  “70后”李先生和妻子均在外企工作,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生活了近20年。他表示,生活中,他并不太喜欢奢侈品,“生活品质还是比较讲究,也偏爱较小众的旅行目的地。”旅途中,带着宠物有诸多不便,“很多酒店不能带宠物”,偶尔“大概加500、600元钱”,也能带宠物入住五星级酒店,“但不是所有五星级酒店都可以。”

  李先生说,虽然如此,从大海到沙漠,从高山到草原,“我们仍带着李淑媛看过了所有该看的风景。”

  在父母眼中,荟荟从小上进、自律,成绩优异。今年4月,荟荟忽然变得判若两人:“我不工作、不吃饭,常常失眠,无缘无故地哭。”

  一切,都要从4月23日那天说起。这天清晨,陪伴荟荟5年半的爱犬小迪去世了。像一条分界的河,从此,荟荟的人生截然不同。

  童年时,父母忙于工作,荟荟常常在家独自眠去,小狗的陪伴纾解了她的孤独。19岁去英国留学,小迪则随她一路辗转,从伦敦,到北京,再到杭州。“如果是其他狗去世,都不会克隆。克隆,是因为小迪带给我特殊而温馨的回忆。我生理期时,它会过来给我暖肚子;我哭泣,它会给我舔眼泪;我爸咳嗽,它会很紧张地去看。38万,少买一辆车,换回陪伴十几年。因它而获得这么多快乐、温馨,每年算下来,就不贵。”

  一个夏夜,沉默良久的父亲对母亲劝慰道:“如果克隆能让荟荟振作起来,变回曾经那个上进的她,那么,这个钱就一定是值得的。”因为父亲的这句话,母亲终于默许了。

  如果说,荟荟的家人希望通过克隆,找回女儿曾经的自我,那么,黄雨则希望通过克隆,延续曾经的情感。“我家里现在还有两只猫,但是我对每只猫的感情都是不同的。从始至终,我最喜欢的就是养了两年半的大蒜。它骨子里那与众不同的灵性,是任何一只猫都取代不了的。”

  2016年10月,黄雨在温州一家猫舍购买了2个月大的、灰白相间的英国短毛猫“大蒜”。此后两年半,大蒜几乎不离左右。黄雨给它最好的进口猫粮和罐头,每月大蒜的花费少则700、800元,多则上千,“占我消费的百分之十以内吧。”黄雨回忆。

  2017年初,大四的黄雨独自去深圳实习。繁华而忙碌的大城市令他开怀而忧虑。他把大蒜带在身旁,同住同眠。似乎有了它,就能抵御南方的孤独。毕业后,他到深圳创业,翌年回温州,帮父母打理厂店。一路上,大蒜都不离不弃。

  今年1月,大蒜因病去世。“是我照顾不周,”黄雨轻声道,“我很懊悔。”他和3个朋友一起,到一个偏僻的公园挖了一个坑,安葬了大蒜。黄雨在大蒜的坟前,葬下了几个它爱吃的罐头,种下了一株青青的小树,“大概60厘米,不知名的。”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去看望永眠的大蒜。

  大蒜去世后几小时,黄雨突然想起,他曾在微博上刷到克隆狗的新闻。当日,他就拨通了希诺谷客服电话。他欣喜地发现,克隆价比自己的预期低。他曾从网上得知,韩国有家克隆公司,克隆猫狗约需40、50万,这让他颇为踌躇。相较之下,25万,可以接受。

  而对北京的李先生而言,陪伴了他17年的宠物“李淑媛”就是家人,“跟我姓。”

  和很多人给宠物美容、染发、做造型的方式不同,他不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它。“它本身就很美。偶尔给它试穿过裙子,它不喜欢,就不强迫它穿。”犬类惧怕鞭炮雷电,李先生便在国外买回特殊的防雷电马甲,“很神奇,穿上后,雷雨天就不怕了。”

  他给“李淑媛”最好的澳洲狗粮,“但吃过我们分享的食物,就再也不吃狗粮了。我们吃什么,它吃什么。”李先生回忆,他们给它最好的食材,比如内蒙古牧区的羊肉、各种牛排、澳洲生蚝、烟熏三文鱼等等。以前宠物服务业不发达,不懂洗牙。“李淑媛”7、8岁掉牙,失去了咀嚼能力。他们就每天把食物配比好后切碎,让它不用咀嚼就能吞食。

  2018年,“李淑媛”因乳腺癌去世。一年后,李先生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坦言,不愿意回忆它离开的日期:“这个日期让我很伤心。”

  今年7月26日,克隆“李淑媛”出生,费用由李先生夫妻支付。对于自己的选择,李先生认为“没有后悔”。

  2014年,电影《心花路放》以11.67亿总票房拿下当年中国电影排行榜榜首。电影里的小狗“果汁”本是只流浪混血狗,2010年5月被北京调良宠物训练学校创始人何军收养。最初,何军希望通过训练让果汁养成定点排便习惯后,便找人领养。日复一日,他发现,自己和果汁慢慢有了感情。

  2013年北京领养日,有朋友找到何军:“有个电影心花路放,需要有拍摄经验的狗!”此前,果汁已拍摄过3、4部微电影、电影、纪录片。试镜现场,灵气十足的果汁很快征服了导演宁浩,仅仅10多分钟,宁浩便迅速决定:就是它了!随着电影热映,果汁走进了大众视野。

  2018年6月,何军正式向希诺谷提出克隆果汁的申请。果汁尚在人世,为何克隆?

  对此,何军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希望通过影视作品的影响力,倡导保护流浪猫狗的理念,让领养代替购买。流浪狗没有购买渠道,只能领养。而且,用一只狗拍戏,风险较大:生病、意外等,多只狗能减轻果汁的拍摄压力。”

  对于38万的克隆价格,何军并没有太多犹豫:“拍一部电影就回来了”。据希诺谷微信公众号2018年9月发文称,果汁身价已过6位数。

  2018年9月18日,克隆果汁诞生。“它的健康状况一直非常好,性格也很好。”何军称:“现在两只果汁生活在一起,很和谐。”

  “小迪”去世当天,恍惚中的她忽然想起曾看到的一则微博:“上海女孩克隆爱宠”,便她心下一动,立即上网,却只搜到一个客服电线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被骗了怎么办?”

  当晚,和希诺谷总经理的一番通话让她放下心来:“比较靠谱。”但她仍没立即决定,而是先保存小迪的基因,缴纳了一万两千五的费用:“我想先冷静下,看过一段时间,自己是不是还想克隆?两个多月过去了,我的状态没有任何好转。”终于,荟荟下定决心,克隆小迪。

  而黄雨犹豫的,则是克隆猫能否和以前的“大蒜”一模一样:“假如不一样,克隆是不是就毫无意义?外观一样,性格呢?”

  对此,王奕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克隆类似植物的扦插,既是前一个生命的延续,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外表上,若是纯色,基本没区别;若有花斑,或许会出现位移,但相似度颇高。性格上,克隆的动物没有记忆,但性格基本在基因中已定,后天环境亦有影响,“相似百分之八九十肯定还是能做到。”

  黄雨直言:“纠结了很久,保存了细胞,2月交的百分之三十的定金,八万多。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后,我还是决定克隆。”

  7月21日,代孕猫妈妈产下克隆“大蒜”。8月19日,黄雨第一次在希诺谷见到克隆大蒜。“非常激动!在工作人员协助下,我抱了它,也摸了它。除了下巴上黑块没有了,其他很像,总体没有太大的差异。”

  事后,黄雨为大蒜打造了一个微博,朋友们都建议他发展为萌宠博主,他却不太想这样,“我不想盈利,不想当网红。”

  8月21日,国内首只克隆猫“大蒜”在北京满月。“大蒜”是一只经代孕猫自然分娩的英国短毛猫,24岁的温州委托人黄雨为了纪念过世的宠物猫“大蒜”,选择了克隆宠物。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