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漯河军转干部写给市长吕清海的求助信!!!
    发布日期:2019-08-16 11:0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叫高俊普,生于1975年11月,1994年12月入伍,硕士研究生学历,党员,副营职。2010年因爱人在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所以按政策转业到爱人户口所在地。经考试安置到市质监局,但该局某些人不按政策百般阻挠、刁难,至今未能上班,在无奈、无助之下只好写下了这封信。

  首先向领导谈谈我的工作安置过程:按照军队安置暂行办法(中发[2001]3号)第三章第十六条规定:“军队一般由其原籍或者入伍时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安置,也可以到配偶随军前或者结婚时常住户口所在地安置”,我符合转业到家属户口所在地――漯河市区安置。并于去年8月24日参加了漯河市军转办组织的考试考核,总成绩排名第四,因前五名宣布为公务员,所以我自然属行政编制。

  于9月6日在市纪检委相关人员的监督下,按名次进行进行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双向选择,被安排到漯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可到市纪检委核实)。但在选择单位后,漯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却迟迟不予接收,也不写不愿接收的报告,直至12月底才同意接收我的档案(已经过了退档时间)。12月27日下午市军转办通知我到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报到,我于第二天上午先去见了李小平局长,见面后他首先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拖到十二月底才接收我的档案,原因是一位市领导给他打了招呼,说他的亲戚要进这个单位(也是这次的军转干部,但考试排名靠后没能选上这个单位,直到快过退档日期时才放弃),接着又向我说现在市局、区局所有单位都满编,没有编制,让我到离漯河市区100多里外的舞阳县局工作。我说:“局长,我们军转干部都是带编制的,可以按照先进后出的原则安排。”李小平局长蛮横的说:“你要是有编制,我可以给你分配到国务院”。

  李局长这一番话,真让我发懵和生气,作为质量技术监督系统的一个市局的局长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负责任!

  我认为:(一)中央有政策在爱人户口所在地安排,我家属常住户口所在地是漯河市区,且全市其他二十多名军转干部都分配到了市区;(二)军转办领导明白地讲过我属这次军转干部5名行政编制之列,是通过考试得来的,是市政府承认的,不是走后门要的,且中发[2007]8号文件第二条也明文指出:军转干部的行政编制按其计划分配数的25[BF]增编中解决,不得挪作他用,也不存在满编不满编的问题。更何况市军转办和纪检委在我们选择工作单位时的公示上也没在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后面标上舞阳县局(其它省垂直单位如市工商局后边标有召陵分局的字样)。既然要我去舞阳为何不公示出来,不公示具体单位本身就不透明,就想暗箱操作,搞私下交易,这有悖于上级要求的公开、公正、公平、透明的原则。

  于是就告辞了局长到人事科去向王科长说明自己的想法:一、因为我的父母年迈多病,父亲右腿粉碎性骨折,生活不能自理,儿子幼小,爱人身单力薄,实在担不起家庭和工作两副重担,鉴于此在我多次向领导申请后才批准我转业,若硬要我去舞阳有违我转业的初衷,造成二次分居,这与不转业有何区别?另外也不符合精神;二、我有编制且考的是公务员行政编制,是中央增加的编制,而不是顶缺,若实在太困难的话,你们可打个报告把我的档案退回军转办,舞阳我不能去。随后我又去了市军转办向领导汇报了情况,也述说了我不去舞阳的理由,市军转办领导很同情我,并安慰我说,他们很理解我的困难,一定给我积极协调,让我个人也做些努力。但后来李局长一直找各种理由不退档又不见我,也不见我们部队的领导,李局长还放出话说,找谁都不行,告到哪都可以,系统就是有权这样分配,根本不给我一点余地和机会。

  春节过后,市军转办领导多次到省军转办等部门专门协调我的工作定职定位问题,于四月底电话通知我,说省军转办领导与省技术监督局人事处已经协调好了,让我“五一”后到漯河市高新区质监局上班,我听后总算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料想过完“五一”节后,市局人事科王科长却通知我是到舞阳县局报到,我问道:“军转办领导明明通知我去高新区局,怎么变成舞阳县局了?”王科长告诉我说,是省人事处搞错了,是前年的一个军转干部叫李奉杰的,他是省局一把手的亲戚,从县局调回高新区局了。这个结果我绝不相信,我只坚信一点,越是大领导其政策性愈强,他们决不会干出这偷梁换柱之事。这明明是市局个别人在耍意欲打鬼借助仲魁的伎俩。所以我又一次坚定的告诉王科长说:如果坚持让我到舞阳县局工作,我还是以前的意见,不能接受,若实在困难,请把我的档案退回军转办,可是人事科一直没把我的档案退回,让我错过了调换工作单位的最佳时间。直到六月中旬我又到市军转办,请求他们为我协调,市军转办领导向省军转办又一次打报告进行协调,6月底,省军转办领导与省技术监督局人事处协调好后答复说两个方案:一是手续放在舞阳,直接借调到市局上班;二是分配到纤检所工作(事业编制)。我回家与家人商量后,经过反复的思量,认为省军转办和市军转办为协调我的工作确实作了不少难,就做出让步同意去纤检所,于是第二天去见市军转办领导说我同意去纤检所,可是军转办领导联系省局人事处后,转告我说:纤检所去不成了,市局仍坚持让我只能到舞阳县局报到上班,三个月后视表现情况再借调上来。我真不知道是省局人事处管住市局,还是市局根本就不听省局人事处那一套,还是市局对省、市军转办不屑一顾,再三的出尔反尔多次使得省、市军转办、省局人事处的领导难堪, 使其没一点组织的威严,所以我认为这不只是在粪土我,也是在粪土各级政府的机关工作人员!更是在粪土精神!

  无奈军转办领导又让我去市局人事科问个清楚,这次我和家人多长了个心眼,带了录音手机去见了王科长,并问了几个问题,王科长仍向我们解释说:(一)我们每年进入本单位的军转干部的编制都由省局统一管理,今年省局没有给漯河局下拔编制,所以只能去舞阳;(二)关于去高新区局的事是省局人事处搞错了,是前年一个军转干部叫李奉杰的,他是省局一把手的亲戚,从县局调回高新区局了;(三)去舞阳是局党组以前定下的意见(2010年12月28日市局党组研究上报省局),她只有多向局长反映我的情况等。听了王科长这一番话,她把责任全推到了省局,无奈之下我只有向省局求证,恳请省局领导主持公道,说个明白:一是省局没给漯河市局下拔军转干部编制是真的吗?若是真的,我的编制哪里去了?我该怎么办?二是第二次省、市军转办明明是用我的个人信息报批协调去高新区局的,但后来又是根据什么文件精神私自改成领导的亲戚,这也是真的吗?三是市局不按中央[2001]3号文件精神办事,非坚持让我到不是我爱人户口所在地工作,并还说这是“系统”的权力,对吗?由于多次找不到省局张庆义局长,就把材料寄给省局办公室,由他们转交给张局长,而后材料又转到了人事处的宋处长那里,让他拿出个意见,事后我打电话问询宋处长,他给我的回答是:一是省、市军转办给我协调到高新区局,纤检所等都是他们的一厢情愿,根本就没这回事,是军转办在欺骗我,他们还要追究军转办的责任呢;二是坚持漯河市局定的方案让我去舞阳,鉴于我的困难,让我先到舞阳报到,手续放在舞阳局,先借调市里上班,尽快调回来。我问尽快是个很笼统的概念,总得有个具体的期限吧,另外能否保证市局会不会随时找个理由让我回舞阳?宋处长说这是最好的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