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遭双规 演说一半被带走
    发布日期:2019-09-19 10:05   来源:未知   阅读:

  太行山下,豫晋交界的辉县市下官庄村。推开一扇红铁皮大门,60岁的张庆来(音)正在院子里剥玉米。

  张庆来是吕清海的嫂子。她的丈夫,即吕清海的大哥吕清雨去焦作办事,不知道几时才能回家。

  谈到吕清海的近况,这位农村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她说自己只是听说兄弟“出事”了,但到底是啥事她和家人都不知道。“清海很少回家的,总是说工作忙,没时间。”

  出生于1959年的吕清海家一共有兄弟姐妹六个,大姐今年已经70多岁了,在当地农村生活。吕清雨是兄弟5个中的老大,今年也已60多岁。除吕清雨外,包括老二吕清海在内的吕家其余四兄弟都是“公家人”。

  张庆来指着她家隔壁的另一处已经破败的老房子说,吕清海当年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后来去郑州读大学。

  “他们家兄弟5个,从老二开始全是大学生,清海是榜样。”和吕清海同族的吕老汉说到这里,一脸的羡慕和自豪。

  吕老汉说,吕清海自大学毕业后就很少回下官庄,后来听说在外面当大官了,先是说当了区长,后来又说当老总了。截至目前,吕清海是下官庄村出的最大的官,也是下官庄人一度的骄傲。

  村民刘成林说,吕清海虽然官做得很大,但却是个大孝子。吕父十多年前去世后,吕坚持每年回下官庄扫墓。

  以前只听说吕清海在外面做了大官,但官到底有多大,直到三年前吕母去世,村里人才算“见识”了一回:“郑州来了许多车,辉县的许多官员也都来了,听说新乡的官员也来奔丧了!”

  辉县市在行政上隶属于河南新乡,下官庄村有文化的老人称这些前来为吕母奔丧的人为“吕的同僚”。

  吕清海的嫂子张庆来回忆,吕最近一次回家是农历七月十五回来给父母上坟。“就他和司机两个人,上完坟喝了一碗‘糊涂’就走了!”“糊涂”是河南豫北的一种农家小吃,类似于苞谷渣稀饭。

  村民老张当天去地里干活,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吕清海,“他还给我发了根烟。我问他回来不多住几天,他说工作忙,没时间。问他还在郑州工作吗,他说调到漯河了,但没有说是市长。”

  吕清海“出事”后,众村民最怅然的事情是,吕曾经答应给村里修一条路。“如今看来这条路‘黄’了。”

  吕清海刚履新就“落马”的一个大背景是,2009年以来,河南省展开了一场力度前所未有的“肃贪风暴”。数十名县处级以上官员纷纷“中箭”落马。对此,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则在多种场合要求,对腐败要“保持高压态势”,树立取信于民的反腐公信力。

  在漯河乃至河南,吕清海“出事”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被怀疑和“神马集团”有关。

  “吕在漯河的时间太短,即使想贪腐,相信他也不敢这么急。”漯河市政府一位官员分析说。“神马集团的资金流量非常大,动辄几十个亿,这里的诱惑太多了,此前‘神马’内部关于他的各种小道消息就很多!”

  和吕清海一起在郑州大学化学系读书的孙先生说,1982年7月吕清海从郑州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平顶山绵纶帘子布厂(“神马集团”的前身),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考研。上级领导认为影响工作,把他调到了更为陌生的调度室。

  通过自己的勤恳工作,3年后,吕清海被调到一个新项目组工作。不料,项目主管就是那个老领导。他一见吕清海就问:你还考研吗?吕清海说:考!等腾出手来就考研。随后单位派他赴日本学习技术,后来到清华大学学习管理。

  吕清海的上进和坚持打动了这位老领导,正是他极力推荐年仅30岁的吕清海做“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

  在“神马集团”工作了12年后,作为“干部年轻化”的最早受益者,吕清海于1994年调任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区长,后又改任区委书记。这一年,他35岁。

  2000年3月到8月,河南省组织中青年官员赴美进行为期5个月的培训,吕名列其中。从美国培训半年多回国后,42岁的吕清海出任河南省周口市人民政府副市长。2005年,吕清海被任命为神马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这一举动被吕在多次场合自称为“重返神马”。

  “神马集团”的全称为中国神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曾号称是亚洲最大的尼龙化工制造基地。风头最劲时,有员工17000多人,曾排名中国企业500强的第200名。

  但到吕清海重返“神马”时,昔日的辉煌已经黯淡,十几家子公司亏损,集团本部的负债率达85%,尼龙公司的负债率为95%,附属子公司的负债率更是高达200%~250%。所有者权益累计亏损14亿元。

  吕清海重返“神马”,在当年一度被媒体解读为“临危受命”、“企图力挽狂澜”。

  而事实上,“神马集团”在吕清海的手里并没有“华丽转身”,反而是每况愈下,最终被兼并。“吕清海是‘神马’的罪人。”在平顶山,许多“神马”的职工谈到吕清海时,仍对他耿耿于怀。

  “扩张性竞争战略”当年被外界认为是吕清海为“神马”开出的一副脱胎换骨的“良药”。但记者在平顶山采访时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反对者认为,吕清海当年的“扩张性竞争战略”不仅没有挽救“神马”,反而造成大量国有资产流失。

  一位昔日“神马集团”中层干部说,重返“神马”后,吕清海主导了下属上市公司神马股份的股权分置改革,并先后投资数百亿元,上马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项目。“最后这些项目大多数都亏了!”

  一份有“神马”内部多名干部职工签名的材料认为,吕在主政“神马”期间大肆收受贿赂,并有“收钱提拔”嫌疑。这份资料称,到2009年3月吕调离前,神马股份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4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32亿元。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