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落马就职时曾强调廉洁(2)
    发布日期:2019-10-23 11:48   来源:未知   阅读:

  吕清海53岁,原河南漯河市市长,毕业于郑州大学化学系高分子化学专业,管理学硕士,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担任中国神马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吕清海因善策划被调往平顶山市卫东区任区委副书记,多名知情人反映吕清海常“跑官”

  原神马集团副总经理季松青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时任平顶山市委书记的王银忠,想拉动地方工业发展,为加强地方官员的工业管理水平和能力,他决定从企业调干部。

  “那时,国企比政府吃香,无论福利还是奖金,神马集团都比地方政府好。其中一位干部不想去,还在我的办公室里哭过。”季松青回忆,而吕清海表现平静。

  据季松青介绍,吕清海被选中的原因,主要有三点:政治表现好、组织纪律性强,大学本科学历,有企业领导岗位的锻炼、具备策划组织能力,“最后一点是关键”。

  在另外一位神马集团原高级干部的记忆中,初入仕途的吕清海,即表现出“强烈的从政欲望”。

  据他回忆,吕清海调任卫东区,先任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转正前,按程序须经卫东区人代会选举。

  那名知情人回忆,为防止区长选举工作“发生意外”,那段时间,吕清海频繁往那位总工程师的家里跑,“希望给予关照”。

  吕清海当选为卫东区区长,并于1997年12月接任卫东区委书记,直到2001年。

  在此期间,吕清海先后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攻读MBA,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企业管理专业在职学习,并获管理学硕士学位。

  吕在卫东区长和区委书记任上,河南当地媒体形容他为“学者型官员”,“学识渊博,为人低调、踏实”,“也办了很多好事”。

  原神马集团一名工程师介绍,一位卫东区卸任官员曾私下向他抱怨,吕清海上任前,卫东区财政节余1000万,离任后,账面亏空几千万,“也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

  原神马集团的一位老领导告诉记者,他的大学同班同学在河南省政府任秘书长,“2001年前,吕清海曾三番五次找到我,望其引荐。”

  这位老领导回忆,吕清海曾先后两次开着车,与他一同去郑州拜访那位秘书长,谈升迁问题。

  据这位老领导介绍,该秘书长当面给平顶山市委书记去电话,亲自交代,“有个从神马集团出来、叫吕清海的同志,是卫东区委书记,他表现很不错,有事业心,而且有一定的策划和组织能力,如果有机会,工作上可以给他动一动。”

  2001年6月,吕清海从平顶山卫东区委书记,调至河南省周口市,任副市长。

  至今在原神马集团中层干部之中,仍然流传这样的观点:“吕清海提拔周口副市长,老领导的牵线起很大作用。”

  2005年吕清海被调回“神马”,神马扭亏为盈;吕清海遂进行大肆兼并,神马扭盈为亏

  在吕清海事业一路向上的时候,神马集团的命运则如同过山车,从山顶跌至谷底。

  上世纪90年代末,神马集团遭遇建厂以来最大危机,由全国企业500强排名前200位倒退到近600位。

  原神马集团的季松青回忆,到2000年末,神马集团经营状况“溃不成军”,“银行不给贷款”,“连电费都交不上,夏天生活区几乎天天拉闸”。

  吕清海重回神马集团时,十几家子公司亏损,“集团本部的负债率达85%,一家尼龙公司的负债率95%,有的附属子公司负债率更是高达150%~200%。”

  吕清海2007年接受河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回忆,河南省有关领导曾四次邀请他“出山”,他是怀“老员的责任感”重返神马集团。

  季松青回忆,吕清海原本并不愿回企业,“原因有三:首先,当年周口市政府班子刚考评,吕自称评价很好,口头通知提常务副市长;其次,离开神马10多年,神马集团多名高管都是同学,关系不好处;第三,多年在地方政府工作,已经积累了地方政府管理的经验。”

  2005年,神马完成销售收入50亿元,至2007年已突破100亿元。仅经过两年多努力,神马集团重回中国企业500强。

  此后,吕清海展开一系列兼并活动。由于兼并了太多亏损企业,吕清海被集团的一些干部斥为是神马的“罪人”。

  2007年,神马集团计划上马一个100万吨的化工项目,基础投资需20亿-30亿元。申请立项前,原神马集团一位老领导,私下找到吕清海,表达忧虑与担心,“搞不好,可能拖垮整个神马集团”。

  吕清海的答复让这位老领导大吃一惊:“反正都是的钞票,如果干不好,神马垮了,只要不犯错,这里吃不了这碗饭,去别的地方照样吃。”老领导解释,吕清海这是暗示,“在神马做不成官,到别的地方照样做官”。

  季松青回忆说,到吕清海任职后期,神马集团债务剧增,内部实际上已处于“揭不开锅”、“发不出工资”的窘境。

  截止到2009年3月吕清海被调离,神马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负债总额已达4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32亿元。

  回神马集团后,吕清海任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和党委书记。这被视作“大权独揽”。

  吕清海把一个小姨子,从家属管委会普通职工,提拔到管委会副主任;吕清海的小姨夫,原是神马集团一个工厂的厂长,后提拔为神马实业的副总经理。

  一名原神马集团的干部说,副总经理主管材料供应,这是一个油水很大的“肥差”。

  最早,纪玉霞在帘子布厂安全保卫处工作,后调到神马学校后勤处,吕清海高升后,纪玉霞被调到平顶山市质监局局机关任科长。

  据原神马集团工作人员介绍,吕清海在任上还推销一款“茅台神马专用酒”,260元一瓶,以任务形式摊派给各子公司。

  吕清海的母亲在4年前去世。原神马集团工作人员介绍,集团公司办公室电话口头通知,许多中层干部参加。

  吕清海老家在河南辉县下官庄村。当地村民对那年吕母去世后的排场仍记忆犹新,“郑州、辉县、新乡,来了很多车,来了很多官。”

  “企业的内部监督机制形同虚设。”一位原神马集团的高管无奈表示,这并不是神马集团的特例,这是全国国企的通病。他说,集团纪检书记,都是由吕清海任命,国企内部对高级别干部的监督,几乎处于“无人监督”的状态。

  一些与神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主说,他们曾给吕清海送过钱;吕清海目前正接受调查

  在原神马集团的一些干部看来,吕清海是否从神马集团扩建、兼并、收购等项目中渔利,应当是纪检部门调查的重点。

  “进厂、提拔、调动,要花钱;采购、供货、招投标要收钱;不要说大型项目或者设备,就是办公室买个茶叶买瓶水,都会要回扣。”一名知情者说,往往是职务越大权力越大。

  神马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尼龙化工”,在建厂后,有3个中层干部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早在1996年,该厂原设备处处长,利用建厂机会,在采购途中,收受回扣,最后被认定受贿,现金5.6万元还有一个800元的随身听,判处有期徒刑5年多。

  2006年,该厂销售处一个副书记,被查实受贿2万多元,上交了赃款18万元。

  2007年前后,尼龙化工的一个副总经理,购买厂家的设备,供货商送与他好处费,被认定受贿罪名成立,判了4年多。

  这些被判刑的国企干部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收了供货商的回扣,最后又遭供货商举报。

  季松青说,到了2008年,神马集团再遇困境,“摇摇欲坠,没有资金,连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都无法开展。”

  那年年底,神马集团与平顶山当地的平煤集团合并,成为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09年3月,吕清海离开神马集团,调河南省工信厅,任党委书记、副厅长。2011年5月,调任漯河任市委副书记和代市长,此后,突然落马。

  一位接近河南省委组织部的人士透露,吕调任漯河前履行有关程序时,组织部门从纪检部门并未得到有关“贪腐”的反馈。

  今年3月中旬,记者在平顶山走访期间,一些神马职工或者与神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主说,他们曾给神马集团的干部送过钱,这些收钱者中吕清海的名字也在其中。

  关于吕清海落马,在原神马集团高管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原开封市委书记周以忠被“双规”,调查期间牵出平顶山市一家民营化工企业主,而这名企业主牵出了吕清海。

  目前,吕清海正在接受调查。记者联系河南省纪委和省检察院,了解情况。省纪委、省检察院均不作回应。

  河南省委有关负责人此前受访时亦强调,吕清海落马,“凸显了河南省委惩治腐败的决心:不论何时何地,不论何人何职,一旦发现腐败问题,即予以严肃坚决地惩治”。

  评语:“会来事”。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聪明,技术上手快,“有心机”,能讨领导喜欢;神马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前后共有3人,只有他经常出现在高级官员的合影里。

  评语:“善跑官”。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初入仕途便表现“强烈的从政欲望”,多次找关系求升迁。吕清海曾三番五次去找集团一位老领导,因为该领导的同学在省政府任秘书长,吕清海希望老领导能帮忙引荐。

  评语:“独揽大权”。原神马集团高管称,吕清海提拔亲属、推销白酒、以及大办丧事收礼,常被诟病;在此期间可能利用集团扩建、兼并、收购等项目为自己渔利。

  评语:落马应与漯河无关。漯河一位官员分析,吕清海在市长的位子上只有42天,他的问题应该和漯河没有多大关系。吕清海落马后,90多名原神马集团中高层干部,被省纪委约谈。

  6河南漯河市长任职42天落马就职时曾强调廉洁(2)2012年03月22日08:38

Power by DedeCms